您的位置:首页 > 热点新闻 > 玩具总动员4

玩具总动员4

2019-10-22 01:44:15作者:AG8U推荐访问:热点新闻

(原标题:玩具总动员4!)

看了短信,我的心头狂跳,”果然如此.”我暗想,”如此下去,我便危险了.”大哥见我皱眉不语,问道:”周周,你怎么了?”我醒悟过来,强笑道:”没啥,呵呵,没啥.”一边伸出手去,夹了筷菜到碗里…吃完饭后,我一头钻进房里,拿出电话,打给庄宏.电话接通后,我压低声音说道:”那两个没死的,你查到身份没?”庄宏嗯了一声说:”我查到了,一个叫李顺太,在虹镇老街那里做赌档生意. 另一个叫做赵可,手下人很多,在闸北帮人看场.”我想了一下,说:”明天我就去找他们,不,就今天晚上.我先去找那个李顺太,你给我详细地址.”庄宏迟疑道:”这…你就这么去找他?会不会太危险…万一…”我打断庄宏说道:”没时间了,现在我必须冒险.”“够了,别再他*吵了.”老广皱着眉头喊道.黄静和洪嘉洁一同别转头去,看着老广.老广拿起桌上的酒杯,仰头一饮而尽,叹了一声道:”老实说,我自己有几档生意做,也觉得赚的钱够数了,这老大的位置,你们抢去吧.但真要为这事争得伤了兄弟感情,你们觉得有意思吗?黄静哼道:”既然你不想跟邵哥争,那就最好,废话就不用说了.” “娘的,你再说一句看看.”坐在老广身旁的傻毛站起身来,看着黄静说道:”你他妈有什么资格这么跟广哥说话,广哥混月浦的时候,你连毛还没长全呢.”这时候,走来了几个服务员想要上菜,看见桌上一派剑拔弩张的情形,都站在一旁,端着菜盘不知如何是好.我站起身来,呵呵笑道:”来来,大家有话好好说,先坐下,让人把菜上了.”一直坐着不发声音的邵旻也拍着手说:”周周说得对,说得对,来,咱们坐下说话.”一边说着,一边招手示意服务员把冷盆拿上桌来.当天晚上, 便传来了阿飞的消息. 消息是郭敬带来的, 他有个月浦朋友告诉他, 阿飞那天被车撞断了两根肋骨,只休息了一天就去了广州,昨天他从广州回来, 带来四个马仔, 放出话来要卸了中涛的两条腿...” “你这是在自寻死路.”我心想,”是时候去对付阿飞了,要为中海报仇.”玩具总动员4手机铃声终于响了起来,我暗叹了一声,想:”该来的总是要来…”拿出手机一看,果然是白轩打来的.我把手机放回裤兜,继续向前走着…那铃声不停地响着…很执着…仿佛要将我震昏才肯罢休…我把手机又拿到手上,望着屏幕…缓缓按下了接听键:”喂,周周,”白轩在电话那边说道:”你在哪里?” “我在外面办事,怎么啦? 有什么事么?” “我…周周…”白轩轻轻说道,”我一个人害怕,你能来陪陪我么?”她忽然低声哭泣了起来.我有些手足无措.”我…我不行,我告诉你了,我在做事.”白轩幽幽叹息了一声,道:”那好吧,你什么时候办完事了,就过来吧.好吗?”我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,便把电话揿了.”这么下去不行,”我对自己说道.”明天须得和她说清楚才好.”

玩具总动员4着锋锋说:"怎么不对了?" 锋锋接着说:"在宝山这块,中海的人一般都在宝山电影院和临江公园附近混,那里我一边说,一边看着成哥,然后问道:”那成哥,你打算怎么办呢?” 成哥看着我,笑着问:”你说呢,周周,你要是我,会怎么做?” 我叹了一声说:”我看成哥,你还是别和金老板作对了.大家和和气气做生意多好.和气生财嘛…”我一面说着,便看见成哥的脸色变得铁青,我止住话头,看着成哥,轻轻摇了摇头.成哥,慢慢站起,拿起酒瓶,替我倒满酒,又替自己斟满,举杯说道:”来,周周,咱们先喝一杯.”我连忙站起,拿起杯子.成哥看了我一眼,举头把杯中之酒一口喝尽,然后倒拿酒杯看着我.我忙把杯里的酒都喝下肚去.成哥见我喝完,说了声”好”,放下杯子,说:”周周,我还当你是朋友,金自民是你老板,我知道你是替人办事.你替我回去转告一声金老板,说我成权刚哪怕上刀山下火海,也要为世杰报仇.这生意,他是谈不成了.”说完,转身拂袖出门.一旁的洪嘉洁也站了起来,朝我看了看,拍拍我的肩膀,叹了口气跟了出去.只留下我呆立当场.左右难言. 菜一道一道地送了上来,桌边却只坐了我一人.中午时候的好心情一扫而空.当时觉得诸事顺利, 万物皆喜,现在的我,孤零零独坐一桌, 感受到的只有孤独和无助. 风光背后的我,其实只是别人手里捏着的一枚棋子.我呆呆地拿出电话,拨给了李全德:”事情没成,成权刚不答应,他一定要杀伟刚.”我对着电话说道. “哼,老金料到这事情了.”李全德说到.忽然他又呵呵笑了起来,边笑边说:”周周,我和老金谈过了,觉得还是把所有的事情都和你说比较好.”我嗯了一声,没有说话,李全德又说:”其实,我们也不想瞒你什么,这样吧,你晚上来公司一趟吧,我在那里等你,具体见面再说.”我答应了一声,木然挂了电话.”李全德找我去,又是什么事情呢?”我想,现在事情到了这步田地,我实在觉得无所适从了,也觉得无力去更改别人的决定.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.从我内心来说,实在不愿意金老板同伟刚合作,这种感觉,仿佛刚刚离开了一条毒蛇,转眼间又看见它吐着红信游到了我面前“叮铃铃…” 又是一阵刺耳的铃声, 把我从沉思中唤醒. 接起一听, 是浩浩打来的.”周周, 他们下了泰月线了,打了辆车向友谊路开去了.”我吃了一惊,”什么,那现在在哪里?” 浩浩说:”我跟在他们后面,现在在同济路上,估计十分钟左右就到黄金广场了.” 我说知道了你继续跟着.说着就挂了电话.黄勇又凑过来问,”怎么,他们到了吗?”我顿了顿脚说:”是啊,不知道他们要到哪里,现在朝着宝山开过来了.” “什么?”黄勇说,”他们不是要到中海家来等他们吧.” 啊…我猛拍了一下脑门,心想:”是啊,他们一定是要到这里来埋伏中涛的. 现在怎么办.”我眯起眼睛看着对面中海家的房门,”我得把他们引开…” 想到这里,我才渐渐有了主意. 回过头对黄勇说,”你现在带着这里的兄弟先去漠河路上的团结饭庄,那里都是我的朋友.在那里等着,我会打你电话.” 说完,我又跑过去对坐在车里抽烟的车军嘱咐了一番.便折身又走进了中海家的大门.

玩具总动员4

我回头看了眼中海,说:"我们也不要占什么便宜,昨天我们兄弟几个哪里被弄伤,被谁弄的,今天就把他们揪出来,一模一样的伤疤还给他们.至于中海看起来蛮硬的,就先让他在旁边硬着.等这里收拾完了."我边说边走到中海面前.盯着他说:"我他妈跟你单挑.谁也不准出手.谁动手就是跟我周周过不去." 黄毛在后面叫了声好,说兄弟们就这么办吧.后面的人群里传出阵阵叫好声.那人就这么站在当场,看着阿强…阿强握着刀,一步一步向后退去,那人忽然一声大喝,冲向阿强.他背过身去的时候,我看见他后腰上老大一片红色,血正泊泊地从那里冒出.我心下大惊,想这可要出人性命了.这时候,他已经和阿强抱在一起.身躯不住地抖动.我爬起身来,飞也似地跑向那里,到了他俩身边,只见阿强抱着那人,右手不停地抽动着,一刀刀捅过去.脸上露出狠绝的神色.那人已经完全瘫软了,头软绵绵地伏在阿强肩上,双目无神,腿脚半屈着.这时候,四周一片寂静.周围所有的人都停下手来,呆呆地看向这里. 幽暗的路灯下,阿强面目狰狞,直勾勾地看向前方.右手还在往对方的小腹一下下送着.“喂,电话打好了伐?”电话亭小窗口里的那个老阿姨警惕地望着我,操着憋脚的普通话说着:”一快钱喔.”我低头看了看衣服,全都湿了,胸前还抹着一襟的泥.那是刚才和董胜打斗的时候沾的.我苦笑着把手伸进裤兜里摸着,一边用上海话说道:”侬放心阿姨,我不会赖钱逃走的.”阿姨听我讲起了标准的上海话,面容顿时松弛,语态也转关心状:”哎呀小弟, 出了啥事体了?哪能弄的这么难看?”我从一堆碎钱里找到张两元的纸币,往桌上一扔.别转身便向着对面跑去.” 身后传来阿姨的惊呼声:”小弟, 还要找钱,还要找你钱呀…”回到对面街上.我一拍董胜的肩膀,说:”走吧,进去看你哥去.” 张力的家在老式的石库门房子里,走进那条红砖白泥的弄堂,迎面便是一个小粪池.踏着地上肮脏的积水,董胜带着我们拐进了旁边的那条支弄里,走到尽头,董胜把手放到了一扇潮湿发黑的绿色木门上,回头对我们说:”到了,就是这里.”那门上安着两个信箱.稍小的那个用铁皮制成,另有一个绿色的木制大信箱,表面的漆水还颇为光鲜.上书公公整整一个大大的张字.那信箱上插着一份卷起的新民晚报.董胜推开门,一边从那信箱里抽出报纸,低声道:”我前两天刚给他做的这信箱.”我暗叹一声,想他二人倒真是兄弟情深,难怪先前那样冲动.跟着董胜走进了黑黝黝的共用灶间,他走前一步,手伸到旁边角落,啪的一声,顶上亮起了一片幽暗的黄色灯光.董胜站在灶间尽头的楼梯口,看着上面说:”到了,就在楼上.玩具总动员4

玩具总动员464那四人听我这么一说,看了跪在地上的小飞一眼.然后互相望了望,也不说话,慢慢退到了一边,却不离开.我看他们站到了旁边,便问:”你们不走吗?” 先前和小飞说话的那个壮汉说:”你们打残了他,我们送他进医院,你们打死了他,我们替他收尸. 我们是同乡.”我听他这么说,心里暗自惊心.想这几个必定不是普通的混混. 这时候,中涛已经走到了小飞身边,恶狠狠地说:”那好,你要了我哥一条腿,我就要你一条腿,外加一只手做利息.”小飞惊恐地坐倒在地,说:”你放我一马吧.话未说完,便是一声惨叫,中涛手里的刀已经劈了下去,重重砍在小飞左手臂上,小飞捂住左臂就要向外爬去,这时候,便听黄勇大叫一声,”打啊” , 然后就听到辟里啪拉声,数不清的脚踢向了小飞,地上的小飞这时也已顾不上护住头部了,只是捧着手在地上翻滚惨叫.我们在路边打了辆车去的医院,刚上车时司机吓了一跳,看着我的左臂让我下车,说会弄脏了他的座椅.直到黄毛拿出裤兜里的弹簧刀才肯上路. 到了医院直奔急诊室...



作文投稿

玩具总动员4相关的热点新闻大全

    无相关信息